巧克力 the Chocolate

我們要散步,我們要走很長很長的路。
約莫半個台北那樣長,約莫九十三個紅綠燈那樣久的手牽手。
我們要不涉核心相親相愛,走整個城市。
只有在散步的時候我們真正的談話,老派的談話。
你爸媽都喊你什麼?弟弟。
你的祕密都藏在哪裡?鞋盒。
裡頭有什麼?棒球、兩張美鈔以及書刊。
你寫日記嗎?偶而。
你養狗嗎?瞇魯。
你喜歡的電影是什麼?諾曼第登陸。
你喜歡的女明星是誰?費雯麗。
你初戀什麼時候?十五。
你寫情書嗎?很久沒有。
你字好看嗎?我寫信給你。
你有祕密基地嗎?我不能告訴你,有一天,會帶你去。
我笑了但沒說好。
你可以問我同樣的問題,但不能問我有沒有暗戀過誰,我會撒謊。這是禮儀。
我們走路的時候要不停說話,紅燈停下便隨著節奏沉默,鬆鬆又黏黏地看彼此。

──取自 李維菁《 老派約會之必要》

繼續閱讀 “巧克力 the Chocolate"

關於悸動 About the Heartbeats

你去,我也走,我們在此分手;

你上哪一條大路,你放心走,

你看那街燈一直亮到天邊,

你只消跟從這光明的直線!

你先走,我站在此地望着你,

放輕些腳步,別叫灰土揚起,

我要認清你的遠去的身影,

直到距離使我認你不分明。

再不然我就叫響你的名字,

不斷的提醒你有我在這裡,

為消解荒街與深晚的荒涼,

目送你歸去……

──取自 徐志摩 《 你去》

繼續閱讀 “關於悸動 About the Heartbeats"